藥物鈍器

保持距離,減少交流。

就当迟到的万圣节河图吧
我是整个tag最菜的
Steve是一道光
绿色的光(?)

王子丢下了皇冠去了异国他乡

恶龙沉睡着,守护着它的珠宝

公主会遇上另一个骑士,坠入爱河

而那个王子呢

他选择了自己一个人迎接美好的结局,没有任何人受伤,一切都安好的结局

也许王子也会遇到一位贵族小姐,但那并不重要

童话永远是童话,结局已经很美好

他们该迎接的,王子公主该迎接的,都是甜蜜的结尾,和他们各自的选择

或许王子看透了繁华,看透了童话的剧本,但他醒悟时,他已经深陷一个人的幸福中

结局定下了,另外一个世界的王子公主开始和曾经的我们一样,选择自己的路


想把我昏昏沉沉的脑袋埋进你的颈窝
我的姑娘,你让我知道我有活着的意义
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,我大脑麻木的像块石头 我的姑娘,我不知道我可以向你承诺什么
就像现在这样的我,你对我厌烦吗
或许我不擅长浪漫的情话,我不擅长浪漫的亲吻,我没办法在你情欲正浓时亲吻你
但我希望这样美丽的你,可以接受一块石头一样的我
看吧,太阳升起来了
阳光亲吻着我爱的女孩

【欺诈时代/绿组】empty city

无尽的黑暗扎入了绿翡翠的眼睛。
3AM.
梦里他的那句话依旧回荡在绿翡翠的耳边,他猛的回过头,床边的位置空无一人。
只不过是一场梦——绿翡翠这么告诉自己。他抬起手点了支烟,穿好衣服进入庄园暗灰色的迷雾中。
在深夜中天空映衬下,庄园角落的灯光显得熠熠生辉。

橄榄枝自杀了,这是绿翡翠一觉睡到中午醒过来听到的消息。
绿翡翠无法描述自己的感情,他说,那感觉就像是颠茄混着碎玻璃一样的感觉,
让他无法呼吸。
绿翡翠不知道自己喜欢着,不,是爱着橄榄枝,他只认为自己单纯的把橄榄枝当做一个炮友,他不知道自己失去了橄榄枝会怎么样,他也无从所知。
但现在,他知道了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。画师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。绿翡翠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他认为自己很好,只是有些惋惜。

11PM
绿翡翠再一次因为恶梦醒了过来, 他揉了揉头发,忍住脑内的巨响闭上眼睛试图缓解这恼人的剧痛。而当他再睁开眼睛时,他觉得自己疯了,他看到了橄榄枝干干净净的站在他的房间里,带着一丝僵硬的笑容,随后又推门离开。绿翡翠从床上弹起来冲出屋子,大声的喊着橄榄枝的名字,他的喊声吵醒了皮尔斯家的所有人,画师皱着眉望向绿翡翠,而绿翡翠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向画师嘶喊,试图证明他真的看到了橄榄枝。而画师只是轻轻的抱了一下绿翡翠,
"早点睡。"绿翡翠只从画师口中得到了这样的答复。

5AM
绿翡翠觉得自己不太好,他不止一次看到死去之人的身影了。今天的庄园游戏中他仿佛也看到了一个暗绿色的身影,他觉得自己要疯了,他不知道自己的大脑为何这么苦苦哀求那个人留下,出现在他的视野中,他一遍又一遍的审视自己,到底为什么对他这么执着。他爬起来在月亮河岸望向水中的倒影,他再一次看到了什么东西,准确说应该是一个人,是橄榄枝,他站在绿翡翠腰侧,温柔的笑着,这笑容比起之前那僵硬的笑脸可柔和了不少。

2PM
绿翡翠自杀了。
画师最后找到的东西是,绿翡翠在橄榄枝墓前放下的一束白玫瑰。

白玫瑰 ,纯洁隐秘的爱。
今夜,有两个灵魂彻夜未眠。

——————。
悄咪咪艾特@欺诈时代

做/爱的时候她总是眯着眼睛。
我享受她温润的肌肤,她眼神透露的爱意
那是沉溺于快感,理智和快意交缠的信号。
我喜欢她趴在我的肩上,亲吻着我的嘴角,向我诉说她是多么的深爱我,就像她需要我一样。
我希望看到她尽情舞蹈的身姿,我希望她美丽的脸庞上带着洋溢着的幸福
我深爱她,就像我爱着我伤疤的疼痛
她是我无法脱身的,致命恶疾。

我如同无法呼吸一样,爱上了它的血液

我深爱又无可置言接受着我和它的每一次分别,我看着它伸手向它自己的喉咙抓去,任由它坠落在流光溢彩的蓝色沙漠

它的锈迹斑斑,它的挣扎,甚至是它对我的厌恶,我却嗜如甘露。
它曾经告诉我,在世界的最南段,有我想要的珍宝。它又告诉我,如我一般病态的存在是无法深入那极寒之地,因为那里有更加渊重的三头犬。
它会将我撕成碎片,随后腐化变为黑色的尸块,混合着腐臭的液体,消失在陆地上。

但我却还在期待着,待我取到那极致的珍宝,我是否会走出这幅麻木的身躯,拥抱着噪音走向天堂。

可我错了,它告诉我,它是我曾经的爱人,可我的梦中爱语从未出现它的名字。它说我谋杀了醉酒的自己,混着苍白的尘土,在夏末的夜里,一起迈向地狱的最深处。

"我愿意刨开我的内脏
给你一切我拥有的
我可以去顽强对抗所有的恶语相向
我们的关系对于这个世界是背德的不是么
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自相残杀的我们"

"你知道极致的爱意对我而言是多么美妙么?就像是在牛奶中倒入一半巧克力酱一样粘稠不清
我不再期待任何你给予我的
我只是想把我的全部都送给你
至少这样你可以知道我是在乎你的"

"我身后的人割下了自己的舌头
她似乎对药物过敏"

"她在木偶和尸体上刻下了同样的情诗
没有人在乎她早就失去了眼睛"